ChaxSs

[瑞嘉]低语

*ooc预警
*27岁格瑞x19岁嘉德罗斯
*大学数学系师生
---------------------------
“我没想过我们只是朋友。”
“……”
“哦对,你也是。”
“……”
“呿……”

……

嘉德罗斯这个名字很难得地在大一开学不久让格瑞记住了。
理由很简单的,旷课,营造了小团伙集体旷课的氛围,嗯,交上来的作业还挺对他胃口的。
“你,看我不爽?”
格瑞看着这个显然是来挑事儿的少年,并不想多做纠缠,也没什么好多做回答。
他拿起茶杯抿了一口,“没有吧,我挺喜欢你,的作业。”
“哦,八十?”挑明缘由。
“旷课。”简洁明了。
“雷德和祖玛八十五?”
“你,带头旷课。”
“……”
“你的答卷和作业都是最好的。但你的态度未免辜负良才。”
“你想让我来听课?我要的最好,没有偏差。”眼中的不屑显而易见。
“你并不想的,我也不会改分。”
包子脸看着这个奔三的教授,脑回路一定是常年沉浸在数学中,才成长这样。
“啧,渣渣。”
“目无尊长。”
……呿。

改分失败的嘉德罗斯在大一学期末得到了人生中第一个不是第一的成绩单,并抱着一本导师“特别关心”的数学笔记回家伏案苦读。
然后在一个蝉声聒噪的夏日午后,在明确自己无力解答笔记上的问题后,嘉德罗斯动了拨打笔记扉页上的手机号码的念头。
短暂的念头,很快消失,等待接通。

“格瑞,教我。”

意料之中的来电,“嘉德罗斯”。
格瑞心中有着窃喜的,他是个人民教师,理所当然地渴望着一种“良师益友”的美妙关系。嘉德罗斯,恰是理想,格瑞脑中有着无数令其折服的构想,慢慢来。
接通之后,嘉德罗斯用的是没有敬语的命令语气,依旧是趾高气昂。
可爱而幼稚。
这样的幼稚才有被驯养的价值。
让为师来教教你吧。

嘉德罗斯开始了隔三差五往格瑞家跑的暑期日常,他已知人生中对于数学最热衷的一段时间。原本与雷德和祖玛收保护费一般叱咤街道的活动也被一本数学笔记终止,取而代之的是每天与格瑞在书房独处。事实上他并不归于“厌学”一类,只是单纯对于校内知识讲述的不屑。格瑞给的笔记可以说是完全激发了他的好胜心,更甚于求知欲。而除此之外,发现格瑞作为奔三青年不合理的可爱之处顺理成章的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每天不同的发现甚至为这样的日子增添了乐趣。

- 格瑞在家也会花时间喷上发胶,这种状态只维持在最开始几天,但在习惯嘉德罗斯的到来之后似乎就懈怠了,也开始习惯以散发的模样与其相处。
- 格瑞偏爱牛奶,而在需要集中精力或状态不佳时才会饮茶提神,而他在学校的样子,嘉德罗斯对他不多的印象都是捧着茶杯的,哦,上次也是。
是因为喝牛奶才这么高吗。但每次他多余的那杯牛奶看起来都像是嘲讽。
- 格瑞有轻微的近视,但他几乎不会戴眼镜,除了工作的时候。
- 格瑞有个叫做金的朋友,每次他们通电话的时候格瑞连目光都会柔和起来,虽然语气还是那么一副冷淡的样子。

呵,最后一点,不可爱。

格瑞对于学生嘉德罗斯的表现非常满意。
有了既定目标的嘉德罗斯暑期每天准时来他家报道。
包子脸上挂着难得一见的专注认真,遭遇瓶颈时坦率与不服气的“请求”,解答疑惑后对自己带着挑衅以及那么点仰慕意思的狂妄神情。对了,还有和金通话时莫名烦躁的样子。
自己的学生真是,还有很多要学啊。

某天金来拜访。
嘉德罗斯发现这人大概是个傻缺。
他进门后就没离开过格瑞半步吧。
为什么连对他都是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嘉德罗斯。”自我介绍。
“渣渣,别碰我。”哼。
格瑞对他还真是纵容啊,他原来喜欢和这种渣渣亲近啊,呵。
竹马游戏玩的也真是开心。

“喂格瑞,我今天先走了。”继续待下去学的进才有鬼。
“好,我送你。”
“你还是好好招待朋友吧。”

门重重关上的声音。
用算砸的才对吧。
想到这里,容易生气也是少年气性的一种吗。
“哇,格瑞格瑞,嘉德罗斯走了你怎么,还,挺开心的?”
“嗯……没吧。”
“你的嘴角快咧上天了。”
“……闭嘴。”

“格瑞”的来电啊,挂断。
挂断。
挂断。
挂断。
……
格瑞:那你可以回头了。不回也行。

不回,渣渣们才该扎堆。
格瑞不是渣渣。
但他和渣渣扎堆。
……呿。

格瑞维持在嘉德罗斯身后三步的距离,然后以仅确保对方听到的音量唤了一声,“嘉德罗斯。”
“哼,回去吧,享受你和渣渣相处的生活。”他开始加快步伐想要甩掉身后的人了。
“金已经走了。他不是……渣渣。”大概是因为格瑞的腿更长吧。
“哦。你打算带我回去?我,要,回,家。”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话。
“嗯,我打算享受生活。”
“……我不是渣渣!”包子脸少年回过头时夹带着满目的难以置信与恼火。
“好。”这次大概是因为被可爱到了吧。一。
“你……笑……笑什么,你……!”二。
“我什么,我没你可爱。”三。

正入怀中。

嘉德罗斯抱起来小小的,体格匀称的舒服。
格瑞轻仰的下巴正好蹭着一头金毛,一下两下,“回去吧。听老师的话。”
埋入怀里。
“……好学生,你烫到我了。”

……

今天,嘉德罗斯的暑期学习生活也依旧如常进行。
除了面前少了个嗝,头顶多了个喜欢乱蹭的芦荟。
“手别乱碰……”
“我没有……教你啊。”
“屁……”